• 2011-07-12

    如果你说郁闷

         如果你说郁闷,然后打电话给身边的人,估计他们也会跟你说:是这样的啊,日子就是好无聊的啊,然后他们确实也会有相应的烦恼啊,比如评职称啊,事业啊,婚姻啊,反正就是这个年龄该有的一堆烂事吧。比如又要评职称了,我觉得好烦,打电话给...
  • 2011-07-09

    印度的明信片

          从印度寄回来的明信片,回来很久似乎没有音信了,心中暗想:难道印度真不靠谱?Udaipur那个邮箱当时可是认真检查过的,能排除被人从外面拿出来、被水浸的可能。大概在25-30天之间的时候,佛山和深圳的盆友相继表示已收到。广州的均表...
  •      要搞清楚一个专业问题,所以硬着头皮在家啃专业书,闷了几天,心静下来了,拿着国内照例是很枯燥的教科书艰难地啃了几页,然后,明白了。回过头来想,问题本身其实并不难,难得只是如何静下心来。本科时不都是这么啃下来的吗,这种专业也谈...
  •      这里荒芜了好久。今天,突然想来这里写点什么。或许因为听到了waa的歌,或许因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袭来,或许因为突然想起小波说的那个诗意的世界。这几年浑浑噩噩地过着,偶尔,会去看一下那个不再更新的blog,当然,每次首篇都依然还是...
  •     今天我解决了水龙头问题:让师傅换了所有的水龙头,因为所有的水龙头都漏水。我问师傅:怎么现在的水龙头质量都这么差?师傅答:太好那商店的东西都卖不出去了。我:也是哦。

       今天解决了路由器密码忘记的问题,原来就是直接拿笔尖...
  •        今天周六,我却在大学城呆了一天,因为今天要迎新生。其实也没什么事,就在b24后面坐了坐,然后又去学生宿舍转了转,青涩的新生,见到老师的尊敬,热情的家长,不过是十几年前自己作为一个新生过程的重演。不过不同的是,有十来个不同班的学生,已经通过老生给他们建的QQ群聊了起来,然后已经约在pizzahut里聚会了,很自在。我们那会,很少人会有钱去pizzahut吧,M都没什么钱吃。

      &n...
  • 2010-08-21

    AT17的演唱会

            昨晚在雕塑公园的凸空间,看了AT17的音乐会,要感谢某位正在游SB的同学的票~~虽然我平时听AT17并不多,不过这次音乐会让我更坚定了一个观点:现场跟CD真的差很远!像我这种对她们的歌都不熟的人居然都可以站上2个钟(其实还不止,开场之前排队站了一个钟,进场后又站了20多分钟才开场,所以一定要穿一对舒适的平底鞋啊),现场的感染力始终还是其他媒质不可代替的。不过早早排队的好处就是可以占到很前,离林二汶的距离大概3米吧,...
  •      上周六因为有个佛山同学从美国回来,去了佛山一聚。当天很热,午饭后,另一位佛山同学凤仪极尽地主之谊,不仅当天承担接送我们往来坑口地铁站的任务,还提出带我们去逛逛,提议去南风古灶。到了那的门口,几个女人看了看车外的大太阳,而且听说还要几十块的门票,还很不想下车,凤仪说还是可以看看的。然后先走进一个博物馆,讲的就是佛山陶瓷的历史,出来又到了艺术村,突然来了个有导游的团,蹭了会导游听讲解,还去看了一位9岁出道,从业63年的老伯做陶器的第一道工序,就是人鬼情未...
  •       很多很多次都证明,很多事情,是在想象中变得无比困难,所以总是逃避着不肯去面对,不肯迈开第一步。但其实,一旦真正着手第一步的时候,就会发现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困难,事实上总是能有解决的办法。这些年来,我要克服的就是次次面对这种想象的困难所导致的心理上的压力,或许是多年的逃避习惯,或许是总感觉实力不够不那么自信,这样的状态真的很不好,很被动。在这点上做得还不是那么好,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克服呢?那些能积极应对的人是我所欣赏的,所钦佩的,所羡慕的,也是...
  •      今天中午,坐27路在东莞庄下车,走去五山kfc那头,于是几乎横穿了整个华工:西秀村-人文馆-二号楼-文体中心-东门。大中午再加大太阳,校园里特别安静,走在曾经那么熟悉的场景中,回忆无法不回来。这里的每个地方,我都曾经和它有过关联,都只是一些细微的不足以向人道的小事而已,比如打过球,上过课,散过步。我想起我是怎样的到来,又是怎样的离开,十几年的时光,就在这一路的20多分钟的回忆里一晃而过,难怪一部电影已经可以演完人的一生。说不清这是不是我想要的人生,至...
  •      话说年初感觉湿气很重,去中医院拔了几次火罐,好像以前遇冷就疼的左肩没再发作了,还开了不少去湿的药材回来煲汤;然后前段时间腰很不适,于是在某阿姨级的同事介绍下又去中医院做了几次手法推拿,据说是运动导致的错位,目前有所好转,感觉就那么简单地扳几下(当然扳的地方要准确),就能消除疼痛还是有点神奇,顺便又看了看其他,又开了一些煲汤药材和中成药回来。其实搞不懂那些信李悟本的人如果觉得自己身体不好干嘛不去中医院看看呢,中医的治疗费和药费都很便宜,有啥不爽的跟医生...
  •        有个堂妹,家在农村,今年在武汉一个野鸡大专毕业,让我帮在广州找工作。之前也有亲戚的小孩,读的是我根本没听说过的一些听起来很像民办的大学,咨询过我类似的问题。不知道每年产自这种大学的毕业生占多大的比例,反正我感觉是挺多的。我是觉得很难找工作的,我所在知道的现实是,广州本地正规的本科毕业生,月薪低于1600的非常普遍,这跟民工工资已经非常接近了,而外地来的更差学校的大专生,能找到怎样的工作,排除个体差异,可想而知。但没有人可以剥夺...
  •      周六跑到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打钟声杯初赛,那学校山清水秀的,环境挺好,据说在全国高职里排前几。我们队勉强混到了第二名--跟三、四名差距不大。我的比赛状态实在不怎么样,一局21分定胜负实在不适合我这种慢热型选手,比如第一场,我们输给了一个队A,后来我们又赢了一个队B,然后,B大比分赢了A。B队跑来很奇怪地问我们:你们怎么会输给A呢。主要原因是我们的策略不对,以及自己太过不必要的紧张,后面还有一场打得也一般,最后的比分也都很接近,但就是没咬住。感觉自己对于水...
  •        现在游世博绝对是自虐,早早起床,稍好点的馆前绝对是长长串串的排队,不近人情的诸多设置,整个世博会里不近人情的大尺寸,晚上几乎要以超人的意志拖着快断了的腿走出馆,再走到地铁站。。。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世界有一样东西叫做网上预约的吗?!就因为中国人多,有的是人来看,就可以让你排?

        中国馆暂时还没进去。英国馆最有想象力。西班牙馆真的很西班牙,就像在西班牙的时候的感觉一样,现...
  • 2010-05-28

    去上海!

           昨晚熬夜写完了论文,今晚熬夜(超过11:30点就是熬夜啦)备完了课,然后,等我明天从大学城回来,就直奔机场去上海啦!世博会,我来啦~~居然要去旅游了,就是那种正常的旅游哦,坐飞机,去人超多的地方,住那种有网络的不用自己带洗发水的快捷酒店(自己掏钱在国内还没住过这么贵的),可惜我没来得及买个拉杆箱,否则就齐全啦,还有一点点想过住青旅,某人一句话:我们这个年龄已经不适合啦。立马打消了念头,算了,别去丢人了。这可是在非寒暑假哦,突然...
  •    4.30日,我来啦~~骑着我心爱的小毛驴~~

  • 2010-04-28

    拔牙记 - [衣食住行]

           今天去中山大学光华口腔医院拔牙,等了快2个小时到我。躺上去,看到我有2颗智慧牙(我本来以为只有一颗),说先拔一颗,然后我马上涌出来的念头就是:这样脸会不会瘦一点呢?消毒的时候,护士笑我怎么那么紧张,从小到大,每一个给我做检查、打针的护士都会这么说,因为我确实从小就怕去医院啊。然后医生给我打麻药,打完让我先休息下。过了几分钟,医生拿块布蒙在我脸上(刚好遮住眼睛而露出鼻口,设计合理,极大地减少了我这种人的恐惧感),然后开始拿器械进去弄,因为打了麻药,所以对他的操作基本上无感觉,只觉得他好似很用力地在按我的牙几十秒,医生一边工作一边跟护士说笑,说都出汗了,其实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工作应该既熟练又闷,所以他们工作的时候都喜欢说笑吧,估计做大手术的时候可能也是这样。大概2分钟后,我还在紧张地等待金属钻牙的声音,医生居然说可以了,这医生简直太厉害了。他给我10年前补的牙现在也还好好的。马上觉得还是广州好,因为广州有好牙医啊呵呵。

         然后医生看了看我被智慧齿破坏的牙,说:得矫正,但这个拔也不好,不拔也不好。然后我问都这么大了,还能矫正吗。他的回答是不管多大,就算40多了,也还得矫正。然后我问老了会不会容易掉啊,他笑了笑,懒得回答我。其实我之前已经知道他的答案就是不会。大概牙医无法容忍看到智齿和不整齐的牙齿,难道牙医都是矫正控么?

         就这么毫无疼痛地拔完了牙,真的一点都不疼哦。下周要去拔另外一颗,下次去肯定不紧张了。麻药很强劲,现在3个多小时已经过去了,似乎才开始极慢地释放,脸颊稍微有点知觉了,但牙也不是很疼。今晚不用刷牙啦。还是有点后悔拔晚了,如果有智齿,一定要及时拔掉啊!

  •      在广州,似乎大家都是享受派,喜欢吃吃喝喝,这是这个城市的风气。但最近却越来越觉得身边有趣的人实在太少了,表面上看起来广州人都喜欢玩,但玩多了,花样也不过如此,除了吃的东西还可以以外,要找点有意思的活动真的不容易,而能够谈点有趣的东西的人,实在太少。这么久以来,头一次开始对这个我喜欢的城市产生了怀疑,想到一个词:荒芜。并不是说要讨论人为什么活着这类的话题,但是世界上有趣的东西我想应该也不止房、车、股票吧,谈谈看过的书,电影什么的不也挺好的吗,...


  •  

  •      刚刚收到一个会议的论文录用通知,又是在长沙召开的。算了算,迄今为止我已经投过四次在长沙召开的会议论文,全中。算上这次混了2个EI,还有3篇凑数的。而我仅有的因开会而旅游就是2次去长沙,不过长沙实在就没啥好旅游的了,我已经去过2次岳麓书院,1次张家界(我自己早就去过1次了)。本来上个月差点又要去,到最后一天我找到人替代硬给退票了,想想都觉得不好玩。这次的会议我是坚决不打算去了。可能长沙的交通比较方便,所以会议都喜欢在那开,但是对我而言,它并不是个有吸引...